今日是: 欢迎光临青岛科技大学新闻网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科大人物 >> 正文

严以刚:是严师,也是“慈父”

——记学校优秀班主任、自动化学院严以刚老师
作者:唐雯  来源:校报  编辑:刘园园   点击:[] 日期:2016年12月14日

他是对待专业一丝不苟的老师,他是面对学生严厉且宽厚的师长,他是谈起女儿便满眼温情的父亲,他是自动化学院教师、优秀班主任——严以刚。

和严老师初次见面是在电工电子实习基地的办公室里。严老师已有36年教龄,与他对话中,记者感受到的是一位长者的慈祥、严谨与睿智。

“这些都是我的份内事”

得知采访的原因,严老师一再强调,“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书匠,班主任工作虽然是兼任的,但做的事却是教师工作职责的一部分,这些都是我的份内事”。

在教师岗位上就要尽责,要对得起学生的期许,对得起学生家长的托付,这是严老师一直以来的工作信条。谈及做班主任的原因,严老师坦言:“在教学过程中与学生做思想交流时发现,他们有许多困惑或者苦恼的问题需要帮助,而我有较多的空暇时间,就想多为学生做点实事。为此,毛遂自荐做了09、11、12三个年级四个班的班主任。”

班主任岗位是一个良心岗位。为了更好地与同学交流,严老师把每个学生的信息都存在手机通讯录里,这样就可以在接电话前对同学们的信息一目了然。严老师每月开一次班会,邀请相关的专业老师或者学长为同学提供专业学习、就业指导等方面的帮助。为了解决同学们思想、学习、生活上的一些问题,他会分别找同学聊天,根据大家的情况,给出具有针对性的建议。有一次严老师在测控某班召集全班的女同学座谈,除了一位同学考公务员以外,其余女生都要考研。他让每个人都谈谈目标学校以及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发现有个女同学吞吞吐吐,结合同学们曾反映她情绪不太稳定的情况,严老师就约她单独交流。原来女孩的父亲因车祸致残,只靠母亲打零工支撑家庭。她考研、读研压力很大,只是因为同学都考而自己不考面子上过不去,矛盾的心理使她情绪一直不好。严老师在获知这些情况后,与她分析了个人实际情况及考研的利弊,并帮她推荐了一份预期薪水不错而且又专业对口的工作。经过一番思考,这位同学放下了思想包袱,好好学习的同时,利用课余时间提前进入工作单位实习。同学们在较短的时间内就感觉到了她的积极变化,现在这位同学在工作单位干得相当不错,不仅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也缓解了家庭的经济压力。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他说,关心同学们的心理、学习和生活,为想做事的同学提供条件,告诉他们做事的方法,辅导学生择业、就业是班主任的义务。

“帮助同学就像帮助自己女儿一样”

许多人都认为现在的学生很难沟通,严老师却有不同的看法。“女儿有时也需要我帮她疏解一下心情,帮助同学们就像帮助我自己女儿一样。”严老师说,在担任班主任工作这六七年期间他常常为学生所感动。

他曾经给同学们开过一个主题班会,让每位同学以“我五年以后、十年以后的目标是什么?我在科大的最后十八个月怎么度过?”为题制作一个ppt,每人做一个五分钟的陈述。一开始严老师担心同学们响应的积极性不大,但结果却超出了他的预期。班会从下午四点开到晚上八点都没有结束,每人五分钟远远不够,严老师建议再找时间,同学们却害怕失去这个机会,再三请求继续下去,等到所有同学说完已经九点多。同学们的发言让严老师感悟很深。“每一位学生都需要被发现、需要被支持,我们对这一代学生有太多的抱怨,但如果我们带着发现优点的眼光去看他们,去支持他们,你就会看到这些孩子有太多的优点。”严老师会建议学生们自己购买工具和元器件做实验作品、介绍他们学习之余到相关企业参与产品研发、也让他们在课余参加感兴趣的专业技能培训。严老师说:“事实证明,只要解决学生们的认识问题,让他们知道应该干什么、怎么干,他们的能力没问题!”

“严老师既严厉又亲切”

“老严”是同学们私下对严老师的称呼,这个称呼恰恰体现了严老师在同学们心中的形象。“严老师既严厉又亲切。”测控123班张春生说,“他就像是我们的父亲。”

为了让同学们尽快融入集体,更快乐地生活和学习,严老师帮同学们申请场地开联欢会,给大家录像以作纪念,他却怕自己在场同学们放不开而悄然离开。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学习,他上课要求严格,奖惩明确,绝不容许含混过关。例如,他要求学生上课时必须带手机,为的是让学生学会上网搜寻资料的能力,从而解决实习过程中碰到的问题。同时又严格控制学生玩手机,以培养学生的自制力。他还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在实践过程中培养大家的判断力和动手能力。张春生说:“严老师不放弃每一位同学,每个人他都会拉一把。他虽然要求严,但我们知道那都是为了我们好。平日里的严老师很爱笑,我们都喜欢去找他聊聊天,遇到决定不了的事就去找他帮忙分析分析,拿拿主意。”

只有老师和学生之间彼此打开自己的心扉,才能有效地沟通,展开教学工作。严以刚老师一直坚信,只要肯尽心,一定会收获学生的信任。他说:“如果需要,退休以后我仍然愿意做班主任,我的班主任工作虽然做得不是非常优秀,但是如果再做,我仍然会一如既往,努力做得更好。”

(原载于《青岛科技大学报》第774期第2版,2016年11月1日)

上一条:王芳: 严爱与宽爱之间

下一条:李晶莹:每堂课都增加点“调味佐料”

关闭

0
其他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科大要闻
校园传真
焦点图志

友情链接
崂山校区-青岛市松岭路99号 四方校区-青岛市郑州路53路 高密校区-山东省高密市杏坛西街1号
@2015 青岛科技大学 管理员邮箱:xcb@q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