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欢迎光临青岛科技大学新闻网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正文
奶奶的庭院
作者:蔡蓉  来源:青岛科技大学报  编辑:卢新亮   点击:[] 日期:2015年12月18日

我的奶奶独自一人住在老家的庭院里,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久到我都记不得他的样子,只有凭借照片才能找回零碎的记忆。这个庭院承载了爷爷的一辈子时光,陪伴着爸爸走过了他的童年、少年直到青年,记录了我的童年,同样也是奶奶一辈子的寄托和依靠。庭院是在大伯父结婚的前一年重新修葺的,算算也有30个年头了,时间在庭院里留下了它独特的礼物——稍显陈旧而斑驳的墙皮,雨水从房檐上留下的丝丝纹路。院子是标准农村式布局,四四方方,平平稳稳,正好将平房围成一个正方形,有一种容纳大地的感觉。

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个院子的陪伴下度过的,这里充满了我许多儿时的回忆,虽然渐渐长大的我对于儿时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但儿时的庭院依然会时不时的在我的梦中显现它完整的样子。我在这个院子里出生,一直长到六岁,爸爸带着我来到新疆。于是,只有寒暑假期才偶有机会回到老家,看看奶奶,看看儿时的庭院。记得有一年暑假,我同妈妈一起回老家探亲。夏时日子较长的缘故,吃完晚饭,太阳还斜在山头,绯红色的光染着天上的云彩。每到这个时候,奶奶都会搬着靠背椅子坐在院子里,手上端着妈妈给她沏的甜茶。她只是静静地坐着,时不时喝一口茶水,抿一抿嘴唇,再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环顾院子、抬头望天。每当这个时候,我也会搬着一个小板凳,端着妈妈沏的甜茶,有模有样的学着她的样子,坐在她的身旁。这时候我总是望着奶奶问同一个问题:您到底在看什么,看的那么入神。奶奶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浅浅的笑着,又恢复到先前的动作。无奈的我只能顺着她的眼光看去,看看是否能够找寻出些许蛛丝马迹,替我回答一直困扰我的问题。然而失败了,我看到的除了院墙、院子中摆放的东西、羊圈旁的狗窝、墙根里的柴火和煤堆,唯一特别的就是阳光照射下格外明显的细细的尘埃,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暑假过后,这个问题也就渐渐被抛在脑后了。直到今年春节全家回到老家过年,这个快被遗忘的问题才被真正解答。

奶奶一共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我的爸爸在家中排行老三。自从爷爷去世后,奶奶的儿女们就来到城市发展,一大家子聚在一起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年春节,爸爸同叔父们商量好一起回老家过年,平日里冷清的庭院瞬间填满每个人的笑声,变得既有生气而又温馨。农村是下午四五点钟就开始吃年夜饭的,一大家子在房间里实在坐不开,只有把茶几搬到院子里,在冬日的阳光和微风中吃着热腾腾的饺子。吃完饭,奶奶搬着凳子,端着甜茶坐在院里。这个熟悉的动作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困扰我的问题,这次我没有问奶奶,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的目光触碰到的地方。除了那些旧景,我还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爸爸和大爹正收拾着被抬出来的茶几,妹妹正端着吃剩下的饺子向厨房走去,弟弟正端着喝剩的饮料逗狗玩儿。这时候,我意识到了那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这就是她眼中的不同。奶奶一个人住在冷清的院子里,说不孤单是假的,但每次在儿子们接她去城里生活的时候,她都推辞着说放不下乡下的房子。奶奶也许真的放不下这个满载她一辈子回忆的院子,在这个院子里成家,在这个院子里自己的儿孙们出生成长,在这个院子里老伴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这样的一个院子,记录了一个普通女人的大半辈子,这也真的是放不下的。

奶奶在庭院中渐渐老去,奶奶的庭院也在岁月中渐渐老去。奶奶每天依然会搬着凳子、端着甜茶,坐在院子里享受自己眼中的风景和一缕和煦的阳光。

(原载于《青岛科技大学报》第747期第2版,2015年12月15日)

上一条:孙少平的精神世界

下一条:梦里花落知多少

关闭

0
新闻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科大要闻
校园传真
焦点图志

友情链接

崂山校区-山东省青岛市松岭路99号 四方校区-山东省青岛市郑州路53路 

高密校区-山东省高密市杏坛西街1号 济南校区-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0号

@2015 青岛科技大学 管理员邮箱:xcb@q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