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欢迎光临青岛科技大学新闻网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正文
游三孔所感
作者:梁芷汀  来源:青岛科技大学报  编辑:卢新亮   点击:[] 日期:2015年12月18日

望眼中华上下,历史上深受人民爱戴的君主,皆以孔孟之道治天下,以仁爱之心服百姓。今有幸来到夫子的故乡曲阜,领略这样一位思想巨人的“仁者爱人”之心境,是一种对中华民族深入骨髓的探寻。

明代曲阜城正南门是孔庙的第一道门,抬眼瞻仰乃清乾隆皇帝御笔“万仞宫墙”四个大字,在青灰色的砖石衬托下显得尤为醒目。鲁大夫叔孙武叔曾经对大夫们说:“子贡的学问很深,比孔子还要强些。”子贡听说后就对叔孙武叔说:“人的学问好比宫墙,我的这道墙不足肩头高,别人很容易看到里面有多少东西,我老师这道墙有好几仞高,别人是看不到里面的东西的,只有找到门,走进去,才能看到这墙内雄伟的建筑,可找到门的人太少了!”胡缵宗认为数仞宫墙仍不能表达他对孔子的赞扬,于是将其改为“万仞宫墙”。到了清代,乾隆皇帝到曲阜来,为了显示他对孔子的敬仰,把胡缵宗书写的石额换下,自己亲笔书写了同样四个字镶于城门。

孔庙门前的第一座石坊是“金声玉振”坊。亚圣孟子曾对孔子做出这番评价:“孔子之谓集大成。集大成者,金声而玉振也。金声也者,始条理也;玉振之也者,终条理也。”纵使不能超越时空的局限,孔子的轮廓也仿佛近在咫尺。往前行进,过了洋水桥,棂星门和太和元气坊,便是孔庙大门“时圣门”。取《孟子》中“孔子,圣之时者也”语义。意为孔子是适应于任何时代的圣人。

来到大成殿时已经断断续续下起了小雨,似乎这雨早就等待着我们,为这片土地上的朝圣者们浇出一条曲径,延绵幽深通往时间的那一头。孔庙内各个朝代的建筑瑰宝和深深根植于此千百年的古树交相辉映,享受着雨的滋润,也让人心如止水。殿内正中是康熙皇帝题书的“万世师表”,封孔子为“万世皇帝之师,千古人类之表”。光绪帝题书的“斯文在兹”匾额,意为天下的文化都在这里。

廊下有二十八根龙柱,每根石柱都用整块石材雕成。前廊下的十根石柱用深浮雕的手法呈现出双龙对舞,衬以祥云朵朵,山石涛波。据说古代皇帝来此祭拜孔子的时候,这十根石柱都要用黄布包裹起来。因为雕刻得太过生动,甚至比京城里的龙柱还要精致几分,怕是皇帝看了不高兴。

在孔府游览的感受更多来自于孔子受到的礼遇、拥戴和崇敬。他的子孙们被称为“衍圣公”世代生活在这里,享受着特权,延续着孔家的香火。零八年十月,随着第七十七代衍圣公孔德成先生的溘然长逝,这个封号也不复存在。可夫子为后人奠定的文化根基却一直得以继承和发扬。

踱步到孔林已是行程的最后一站了,雨不再间断,打在地上的水花更大了一些。裤腿都被浸湿了,兴致却丝毫未减。雨中游孔林,是别样的一种心境。虽不是清明时节,风把雨滴扯成了线,缠绕着牵绊着我的思绪倒流回那个年代。不知不觉来到三座亭殿前,有子贡亲手栽植的楷树遗迹和“子贡庐墓处”。往里走不远就是孔子墓,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气势,在湿漉漉的空气中反倒显得有些凄凉。一旁的房屋曾是子贡为孔子守墓六年的住所,简单朴实。

孔子一生游历各国,把儒家思想传播到所到之处,为华夏文明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临终却也没能与妻儿再聚首。生前的遗憾与死后人间喧嚣构成了如今孔林的一幅水墨画,黑白分明,朦朦胧胧。是怎样的孤独,深不见底。天色将晚,是时候踏上归程。离开前,对着孔子墓深鞠一躬。掉落水滴两三,不知是雨是泪。

不曾与你谋面,却被你所推崇的精神耳濡目染,是我的荣幸。

(原载于《青岛科技大学报》第746期第4版,2015年12月8日)

上一条:我看《平凡的世界》

下一条:读《治史三书》

关闭

0
新闻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科大要闻
校园传真
焦点图志

友情链接

崂山校区-山东省青岛市松岭路99号 四方校区-山东省青岛市郑州路53路 

高密校区-山东省高密市杏坛西街1号 济南校区-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0号

@2015 青岛科技大学 管理员邮箱:xcb@q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