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欢迎光临青岛科技大学新闻网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科大人物 >> 正文

崔建军:插上想象翅膀,不断超越自我

作者:朱瑞娟  来源:青岛科技大学报  编辑:刘园园   点击:[] 日期:2015年12月18日

2015年10月27日, 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中国精神:第四届中国油画展(第一区段) 心象——当代中国油画的表现性学术研究展”在中国油画院隆重开幕。我校艺术学院副教授崔建军的作品《佛国》入选,这是青岛地区唯一的入选作品。据悉,此次展览代表了目前中国油画的最高水平。

为更好地了解作品《佛国》以及崔建军的绘画艺术,记者走进崔建军的工作室,近距离地接触这位中国70后艺术家代表,聆听他对绘画艺术的阐释。

“心象”——表现艺术家的内在精神

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此次“中国精神”系列展览活动,以坚守本根、与时俱进的“中国精神”为学术主旨,希望以一种全面、开放、包容的学术精神对中国油画进行深入研究,旨在开启艺术家自觉思考的新课题。

此次展览以“心象”作为主题,重点梳理与展示中国油画近百年来在表现性方向的探索成果。崔建军向记者介绍,本次展览从“中国表现性油画”的整体探索历程梳理、当代油画艺术家个案研究、青年一代艺术家的新探索三个方面展示,涵盖了当代中国“表现性”油画探索中的多数有代表性的艺术家作品。展览梳理的时间跨度从民国的李叔同、林风眠、刘海粟、吴大羽等到90后中国新生代,地域跨度从法国、德国、荷兰、挪威到中国。将表现性油画的发生、发展以及当下变化放在一个世界历史与国际文化背景下考量,可谓生成了一本关于表现性油画艺术的完整、系统的学术文献。

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与第四届中国油画展间隔12年之久。包括崔建军在内的中国70后艺术家已经逐步成为中国油画界的中坚力量。而他们所面临的艺术问题已经不仅仅是绘画语言层面的问题。特别是在进入21世纪以来,包括油画在内的架上绘画已经成为以观念为主导的当代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此次展览则成为中国油画对于这种变化的及时梳理与总结。

《佛国》——西方现代绘画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结合

“读崔建军的油画,脑海中常常浮起的却是中国画的精神和气韵”。这是很多人对崔建军作品风格的评价。

崔建军祖籍山东邹平,其父崔传滨是山东艺术学院首届科班绘画高材生,上世纪60年代受教于老一辈著名艺术家于希宁、黑伯龙、关有声、柳子谷、张鹤云等先生,多年来潜心于现代文人画创作并颇有建树。崔建军受家庭艺术熏陶,传统文化的基因确乎已经渗透到了他的血液之中,他的绘画具有某种与生俱来的中国传统文化印记:强调心性表达,书写意味浓郁,意境特质强烈。在油画学习的道路上,崔建军受教于著名油画家毛岱宗先生,以及意大利艺术大师桑德罗.特罗蒂先生的教诲,深入学习西方现代绘画艺术。多年来对于中西绘画融创的潜心研究,成就了崔建军独特的中国表现主义绘画风格。

崔建军介绍,所谓中国表现主义绘画是指当代中国艺术家将西方现代绘画语言与中国传统绘画题材、画风、精神相结合的一种探索性绘画风格。关于它的研究内容包括:西方现代油画语言研究、中国传统绘画研究、中国传统绘画精神当代性转化研究等三部分。

与林风眠、刘海粟、吴大羽等第一代从事中西融合探索的艺术家相比,他们这一代所面临的艺术问题已经悄然不同。中西绘画已经从相遇、对抗、相知、改造、融合,到如何从本土文化资源出发进行当代艺术创作的问题。作品的精神深度成为艺术创作的核心内容。

崔建军说,《佛国》就是在这样的思维状态下完成的。作品描写的是众佛坐以论道的盛景。与传统题材表现不同的是,色彩语言成为作品的主导。作品选择黄色与黑色作为作品的基调,似乎并不顾及形象的清晰程度而自由地参与画面的构成。崔建军将这种绘画的抽象性原理悄然引向观者。形象的不确定性为观众的参与提供了条件,每一位观者都可以发挥自己的想像去发现、去猜测作者的真实意图。正所谓一千位读者,就有一千位哈姆雷特。与西方绘画不同的是,作品的精神性以及绘画审美情趣更偏向东方。或许是也因为作者自身传统文化基因的作用,《佛国》有着某种中国传统绘画的特质。画面氛围基于浪漫的想象,画面效果追求书写的气韵,创作过程强调在偶然性中把握必然性。正如在展览的学术梳理中提到的,这种特征已经成为中国表现性绘画的某种共性。

下面就让我们来聆听下这位中国70后艺术家艺术创作的心得,或许能让我们更好的理解他的绘画艺术:

我总是本能地抵触用某种既定的概念来界定我的绘画。因为一旦界定,我的绘画目标就成为对此界定的超越。

我的绘画初衷并不是为获得观者某种简单的认同。在我看来,绘画更是一个自我精神世界的真实反映。在这个世界中,我有着绝对的自由。人可以飞翔,也可以入水;可以忧愁,也可以欢愉;可以祈祷,也可以撒野。

绘画给予我极其强烈的存在感。这种存在感来源于我对未知世界的强烈的好奇心,来源于对于大师挑战的野心,来源于对于现实世界的深层次反映的欲望,来源于挑战失败所带来的痛楚,来源于挑战胜利后的片刻的欣喜。

对于绘画技术、知识、语言的学习使得我获得了绘画行走的拐杖,但是想象却给予我精神飞翔的翅膀。我只想飞得更高、更远。

(原载于《青岛科技大学报》第745期第2版,2015年12月1日)

上一条:王兆君:在这个岗位上,就要尽自己的责任

下一条:王明慧:“孩子,你不能随遇而安”

关闭

0
其他新闻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科大要闻
校园传真
焦点图志

友情链接

崂山校区-山东省青岛市松岭路99号 四方校区-山东省青岛市郑州路53路 

高密校区-山东省高密市杏坛西街1号 济南校区-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0号

@2015 青岛科技大学 管理员邮箱:xcb@qust.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