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 欢迎光临青岛科技大学新闻网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校园文化 >> 正文
不拄拐杖的墙
作者:吴潇(高密校区市场营营专业)  来源:  编辑:liuyuanyua   点击:[] 日期:2014年12月22日

轻轻地,我叩击着门,小心翼翼地推开,他侧身背门而睡,满头白发映衬着蓝花白底的枕头,传来一阵阵鼾声。而今这堵不拄拐杖的墙,再也经受不住寒冬的摧残,倒在了那座老宅。

初冬的曙光像带着清露的羽毛,轻轻地抚拭着我的脸,铺我一枕湿漉漉的思绪。那天清晨,我从睡梦中惊醒,没有收到惊吓,只是莫名的思念与牵挂。我梦到他像个孩子似的说想我了,我却还笑道:那距离更远的哥哥呢,你岂不是更想?他委屈地说:想,又能怎么办?没等我去安慰他我就醒了,打开窗,月亮也在着急说再见。就在那天,天下起了雨,雨滴打在脸上,生疼生疼……他总是喜欢问:今朝雨或晴?也对,一生风雨,又怎能不管雨或晴。

树叶的缝隙,留下一枚枚小太阳。以往这样的日子,他都会蹒跚地走在路上,去村口守望。他就是一堵高大的墙,永远不会弯曲,哪怕风吹日晒都不会拄拐杖。双手倒扣在背上,偶尔看到布满沟壑的脸上的笑容。我从没想过他也会老去,直到有一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他竟听不清我的呼喊,我再大声,他半天才侧转过身来,如同一头刚下重轭的老牛。从那天起,我开始惧怕这堵墙的倒塌。

说他是一堵墙,再也合适不过了。挺拔,坚韧,朴实,真诚,能挡风避雨,与村口的老槐一样,见证了这个村落八十八年的兴衰成败,无传奇经历,无感情跌宕。自幼由长兄抚养长大,后来接过长兄手中的接力棒,一直管理着家族常务。他更是团圆的象征,每年农历四月初八,无论身处哪里都会以他的名义聚集起来,只是我们三只远方的雏燕总因各种理由缺席。“守候,胜过一切尽孝”,而我们除了牵挂并没有给过他什么。八十八年中,他昂首直面绑水坠石般沉重的生活,泥地拉车般的无奈。

每年都希望冬天请对他好一点,头发和胡须已经够花白,不需要风雪的浸染。那天,呵气成霜,树枝像狂舞的皮鞭在空中抽打着。一通长途电话打破了眼前静谧的一切。“他很好,只是想你了,快点回家吧。”我已经预感到了什么,手无足措,不知道要干什么,不自觉泣不成声。那天,回家的路好远好远,红灯的时间好长好长,心里想了好多好多。默念了无数次“等我,等我……”,宁愿我像小时候一样是个傻傻孩子,相信他真的只是想我了。漫长的跋涉,狂奔到老宅,想过无数场景,却还是承受不了一进门都在做白色孝衣的场面。扔下行李跑到熟悉的门前,好想听到响亮的鼾声,但走进凝视,他仰面躺在那里,身上的被子正在微微的起伏,我拼命的呼喊,叫破喉咙他也不肯睁开眼睛,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我受不了他那么冷峻,受不了他张着嘴吃力地呼吸着。倔强地呼吸着,等待着……直到哥哥最后一个回来,他安心地合上了嘴巴,一动不动。我目睹了这堵墙的倒塌,那个即使跌倒都不肯拄拐杖的倔强“老头”开始了一场不会醒的梦。

第二天,所有人又以他的名义聚集了起来。而那天阳光明媚,久违的温暖。他走了还在疼惜他的子孙后代。所有人都穿着孝衣,失声痛哭,偌大的哭声还是没能把他惊醒。而我却出奇的冷静,没有眼泪,我怕哭声就掩盖他的鼾声,我相信这只是我想象的一个场景。我呆滞地走完所有“程序”,直到他被抬上灵车,永不再见的绝望与彻心的冰凉的感觉让我对生命的体验是残酷,是无奈,是悲哀,是愤恨……灵车渐行渐远,再也看不见,再也见不着。

天未亮,三只飞燕又要飞走。在灵位前磕了三个响头,“原谅我回来晚了,又不能在坟头上添一抔泥土。经过村外的路口,那块陪他一直守候的石头还在那里,树林掩匿起这个村落的悲伤。向苦难的倔强的生命致敬,相信墓地定会松柏葳蕤,草色青青。裸露在苍穹中瘦骨嶙峋的枝条挣扎的季节,忧郁不知疲倦。等待,在寒冬的路口。

上一条:梦里花落知多少

下一条: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关闭

0
新闻链接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科大要闻
校园传真
焦点图志

友情链接

崂山校区-山东省青岛市松岭路99号 四方校区-山东省青岛市郑州路53路 

高密校区-山东省高密市杏坛西街1号 济南校区-山东省济南市文化东路80号

@2015 青岛科技大学 管理员邮箱:xcb@qust.edu.cn